学院新闻 Our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讲座回顾——“社会分层:马克思·韦伯和特洛尔奇的比较及亚洲处境”
  发表时间:2018-12-08 

     1

     美国西雅图大学陈佐人教授于2018年12月6日莅临我校人文学院开展以“社会分层:马克思·韦伯和特洛尔奇的比较及亚洲处境”为主题的讲座。在此之前,陈教授分别于华东师范大学和复旦大学以“弥尔顿《失乐园》与现代性 ”和“当代神学与艾克哈特 ”为主题开展了两场讲座。此场讲座的主持人是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副教授冷欣。冷欣老师在讲座开场介绍了现代性是韦伯与特洛尔奇二人思想的主旋律,此场讲座将展示他们和而不同的思想,并关联现今在亚洲与中国处境对现代性的反思。

2

     陈教授向我们介绍了现代性的概观,梳理了现代性理论的五种思潮,分别是古典主义者、现代主义者、文化主义者、历史主义者、文化价值主义者。韦伯作为文化价值主义者,其现代论主要强调现代的突变论,以类型学的比较作为其方法,批判乐观的历史进步论和渐进论,以价值中立为原则,并且以尼采式的批判存疑。如果说康德是纯粹理性的批判,那韦伯可以说是一个纯粹社会的批判。

     特洛尔奇的现代观以完全不同的角度定义现代,提出现代精神的元素是现代国家、资本主义、人道主义、自然科学和现代艺术。他否认现代世界就是纯粹的进步,认为个人主义虽然是现代最主要的成果,但是个人主义会产生多元性,出现多元主义、相对主义等,同时导致现代世界无法形成一个融贯的整体。陈教授发言结束后,冷欣老师对陈教授的发言进行总结。冷欣老师提出 “现代”这个词本身有着多重含义 ,陈教授把韦伯放在文化价值主义的领域,把特洛尔奇放到历史主义的现代性观念里面,使我们能更好地理解其思想。现代精神作为去魅的精神,在康德那里就是“敢于运用你的理性”,但很多时候人们只讲运用理性却往往却忽视勇气本身。我们这个时代有新的魅惑,有时甚至是对科学本身的迷信,现代精神依然走在路上。有些人误解现代化就是西方化和抛弃我们传统文化,但现代精神更是人类理性的选择,是人类历史的承载和发展,所以在现代精神多元的空间下,将会有更加多元的对话。

3

     讲座结束后陈教授对此次讲座评价颇高,在上海这样一个国际都市中,展开了跨学科、跨文化的交流。无论是在校学生、校外人士还是上海市民的参与度都非常高,显示出大家对人文工作的支持和和获得新知的热情。陈教授对同济大学人文学院也寄予厚望,希望人文学院能够继续开展此类活动,以推进文化交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