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Our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心理学系“精神分析与人文”圆桌论坛成功举办
  发表时间:2019-03-14 

  2019年2月27日,来自法国巴黎第七大学的霍夫曼(Christian Hoffmann)教授和来自巴西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比尔曼(Joel Birman)教授莅临我院,参加此届“精神分析与人文”圆桌论坛。与会的其他讨论者还包括来自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大学等相关领域的各位老师。论坛期间由来自上海第二工业大学的李锋博士和同济人文学院的居飞副教授担任翻译。霍夫曼教授是法国著名精神分析家、巴黎第七大学“精神分析与心理病理学研究”博士院院长、“精神分析与精神病”研究室主任,现同时担任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心理学系兼职教授和哲学心理学方向兼职博导。

   论坛分为上下午两场。上午场由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心理学系主任徐献军教授主持。讨论围绕着霍夫曼教授《德里达、福柯与拉康对主体存在的身体的“拍击”》的演讲展开。在这个演讲中,霍夫曼教授首先指出拉康在后期的讨论班中存在一个理论的转向,“朝向症状及其缩减,而不再是基本幻想及其穿越”,这样带来的结果是对身体和享乐问题的关注。霍夫曼教授认为同样的转向也发生在福柯和德里达的后期思想中。福柯后期思想的关键就在于如何走出权力和知识对主体的统治,通过自我技术实现主体的自我构造与转化。性欲从80年代起成了福柯思考“自身实践技术的指示物”。他不但要在“历史决定的维度描述主体,也要在伦理的维度描述主体”。德里达在八十年代的工作,试图在海德格尔开辟的思想道路上定位“性”的存在,因为所有的“此在”都是性化的,并不存在中性的“此在”。他认为在海德格尔那里已经出现了一种不同于二元论的思考性差异的思想。而拉康在70年代的讨论班《或许更糟》中则将这种性化了的“此在”的本体论差异,建立于两性之间享乐方式的根本不同上。霍夫曼教授还讲到了在人那里冲动的过剩问题,即在过多的冲动处,有一个“不可能”的问题,即能指无法翻译和表象这些过度、剩余的享乐,在这里主体碰触到不可言说同时也是不可能认识的实在,也就是弗洛伊德命名为原始压抑的地方。

    随后,霍夫曼教授与徐献军教授、秦伟副教授、吴冠军教授、王春明博士、张生教授,就当代法国思想中的主体问题、精神分析治疗中的移情与不可言说的实在的关系问题、巴塔耶的逾越思想、当代性身份政治等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下午场由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赵千帆副教授主持。比尔曼教授的讨座题目是《福柯、拉康与当代法国思想:关于性欲和自身的问题》。比尔曼教授的演讲内容非常丰富,主干是福柯与拉康在不同年代对身体和性欲问题的理解,两者理论之间的离合关系,同时引入了一些重要先驱如萨德、比夏、弗洛伊德和同时期的哲学家如德里达、巴塔耶、布朗肖的思想,呈现了那个时代如交响乐般起伏回响的思想碰撞和交流。
    最后,比尔曼教授和邓刚副教授、张念教授、陆兴华教授和陈晋副教授,分别就性欲的生殖维度、拉康的四大辞说之间的关系、精神分析对自我技术的看法以及人类学和精神分析中的乱伦禁忌等问题互相交换了各自的见解。

   至此,此届“精神分析与人文”圆桌论坛完满落下帷幕。在未来,同济大学心理学系将在学生交换、教师学术交流等方面与巴黎第七大学的心理学专业进行深入合作。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