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Our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如何回应城市化实践?“城市空间批评暨王国伟教授《城市化的权力傲慢》《城市微空间的死与生》著作座谈会”在校举行
  发表时间:2019-07-04 
   “城市空间批评暨王国伟教授《城市化的权力傲慢》《城市微空间的死与生》著作座谈会”日前在同济大学举行。座谈会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上海书店出版社及艺术与文化产业系联合主办。同济大学常务副校长伍江,上海戏剧学院院长黄昌勇,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彭卫国,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李振宇,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党委书记李建昌以及来自建筑、人文、传播与政治学等领域的近30位学者专家参加了座谈会。座谈会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辑兼上海书店出版社社长齐书深主持。


   与会专家围绕同济大学人文学院王国伟教授的著作《城市化的权力傲慢》《城市微空间的死与生》中涉及的当代性话题,聚焦如何进行理性的城市空间批评主题,展开了深入的讨论和交流。
   伍江对两部书稿给予了较高评价,他表示,王国伟教授发现的,恰恰是原来从事建筑专业批评的学者容易忽略的对城市人文维度的批评,以及对城市微空间的关注不够。城市中生活的人与物质生活的关系,实质上关乎微空间的人与空间尺度,书稿中反复涉及这一命题。不管城市如何变化,关键在于它还是不是属于人的城市?王老师的书,解决的是价值观的问题。其书稿的写作风格是批评性的。社会发展确实需要城市空间批评,这会让人们清醒地意识到许多问题。书稿中共同的价值指向是呼唤塑造空间品质的社会共同认知。


   黄昌勇认为,王国伟教授书稿的价值恰恰在于超越宏大话题,进入城市文化、城市空间和城市生活的肌理层面,展开富有新意的空间批评。王国伟教授多年坚持这个学术视角,对众多案例样本进行了理性考察和分析,构建起独特的历史和人文维度,明显区别于建筑技术维度和专业维度的城市空间批评,读来富有感染力和可读性。虽然文中隐含着对权力、资本的批评,但王老师的文章写得富有诗意,感受性和学理性融合其中。
   彭卫国谈到,王国伟教授曾是我们出版人的标杆、典范,以《文化苦旅》为代表的文化大散文概念的建立和出版,实际上就是王教授20多年前的出版杰作,新中国70年的出版史上有他的印记。10多年前,他顺利转型到同济做教授,少了一个优秀的出版人,多了一个出色的大学教授,教书育人,研究著述,这两本书就是最好的证明。
   李振宇认为,阅读这两本书是一种享受,其书名、篇章都与建筑师看问题、提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他用“建筑与空间批评”“城市权力”“空间生死”三个关键词来解读了这两本书。第一个关键词是“建筑与空间批评”。以人为本,人既是拥有者,也是居住者和经过者。住的人舒服还不够,走过去的人,或者瞥一眼的人,都要有精神上的愉悦和情感上的共鸣才行,因此我们需要建筑和空间批评。第二个关键词是“城市权力”。据说城市牵扯到的因素是十的十次方,非常复杂。今天城市化的进程出乎我们很多人意料,大城市越来越集中,而且大城市魅力越来越不可阻挡。城市里的人群分成许多种,他们是多层次的群体,文化背景、利益诉求涉及的权力和权利,都在这个空间展开。第三个关键词是“空间生死”。我们没有权利主宰空间的生死,就像《城市微空间的死与生》中一再告诫的,我们要敬畏、尊重微空间和微生活的基本态度和行为。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倪文尖提到,王国伟教授书稿中有两个重要的尺度,一个是人的尺度,第二个是美的尺度。人的尺度是根本性尺度。两本书的本质就是呼唤人的需求要被充分尊重。倪文尖教授表示,作为优秀的学者,需要具备两个基本前提,一是要有思想敏锐度,面对丰富多变的社会实践,要能准确发现社会问题,二是要有执行力,批评者要有批评的能力,比如学术修养、理性判断力,还要有好的表达力,这也是王国伟教授这两本著作给读者的启发。


   与会专家认为,时代在巨变,需要对社会问题作出有质量的学术回应的学者和成果。王国伟教授的这两本著作应该会给学术界带来思考和启示。
   据悉,《城市化的权力傲慢》《城市微空间的死与生》是王国伟教授近年来关于城市和艺术批评文章的结集。作为一位城市观察者,王国伟以微观角度,关注和审视跟我们生活、工作息息相关的微空间改造更新中的各种现象,在理性思考和文化考量基础上,对城市化过程中出现的诸多城市和艺术问题,予以评论,呼吁在城市中开辟出新的人文空间,给当代人的身体和心灵带来慰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