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刊物 publications
当前位置: 正文
人文学院文学创作奖三等奖获奖作品:一地鸡毛
发表时间:2018-10-19

 

一地鸡毛

尔耳

 

陈秀家吗,快递,麻溜溜的,大热天的……”快递员的小面包车在巷子里哔哔哔,制造了不少噪音。怎么快递天天有你家的,就知道买买买……”快递小哥是个多话的主儿,一边让陈秀签收,一边跟个怨妇似的嘟嘟嘟。以往按着陈秀的性格早回两句了,这次陈秀却偷偷抿着嘴,并不搭话,这次包裹里的可不是从某宝淘来的安迪朵斯,而是一张盖着大红戳的纸——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

 

陈秀签收后抱着它飞快地跑回客厅,然后把它铺平在桌子上,用小刀轻轻地豁开一个边角,慢慢地撕开,就像研究生入学考试拆封试卷袋那般小心翼翼。抽出那张万里挑一的纸,跟规规矩矩的大红戳搭配在一起的,是洋洋洒洒的校长签名,很有质感。陈秀默默地看了一眼刚从学校寄回堆在墙角的那两大箱考研用书,心想:考研要也是一件潇洒优雅的事就好了。那些个在冬日里抱着楼道里的暖气片背英语单词的清晨蓦地撞击心头……

 

秀啊,你大舅从教育局打电话过来了,说你的教师招聘考试通过了!哈哈,有了这份工作,以后你的生活就不用妈操心了!找对象也好找!然后妈再写你付个首付买套房,反正你有公基金了一月也就还个几百块钱,这样嫁了人也不会太被动……”妈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在她心目中这是秀秀最好的归宿,这样的生活马上就要实现了,难免她会高兴的忘乎所以,不知道该站着好还是坐着好。然而,她并没有看到秀秀眼里闪过的一丝忧虑。突然,秀秀开口了:妈,我通知书也到了。

 

啊?什么通知书!哦!哦哦……”妈妈慢慢地坐在沙发上,长年累月的体力劳动让她的身材渐渐走形,随着岁月消化下去的食粮也现形在凹陷下去的沙发垫子里,她顺势斜倚在靠垫上说:没想到我家秀这么厉害啊,升学工作都拿的稳啊,可是这也是件麻烦事啊,到底升学还是工作呢?哎~秀!你想去哪……”

 

去哪?秀的心里也没有谱。考研是她不顾家人的反对,第一次独立做出的决定,所以一路走来,她一个人慢慢跋涉,一个人踯躅,她实在太想变得优秀了。而她家人的初衷只是期待她走上普通人的道路,用她妈的话就是飞不高,摔不重!然而她高中室友的优秀一直在刺激着她。舍友在国内一流高校的舞台施展着自己的抱负,秀也在这所三流大学背负着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她想追上她,即使追不上,靠近一下也是好的!就这样,秀扎扎实实地努力了四年!可是啊,秀太恋家了,她舍不得亲情这一温柔的羁绊,所以家人让她参加本地的教师招聘考试时,她也开开心心的去了。家啊,这一秀秀魂牵梦绕了七年的地方,实在有着漩涡一样的魔力!秀秀从小就在爸爸妈妈的呵护、宠爱下长大,她还记得上高中时住校才不到一个多月,妈妈就来看她了。娘俩隔着学校周围的栅栏遥遥望见,就开始旁若无人欲语泪先流……

 

妈妈一看秀秀这个黏黏糊糊的样子,就知道她也说不出个啥。索性就把这个两难抉择抛在微信亲友群里,让大家伙儿一块跟着头疼头疼!不一会儿,群里就开始炸锅了,五个舅舅出来了仨,四个姑姑出来了俩,表姐表哥也急忙出来问:今儿啥日子?发红包了吗?也对,平日里也就只有发红包的时候,这个群里才会莫名的狂欢!不过一般情况下,发红包引起的骚动只是一阵,领完红包,大家伙便找个理由随意寒暄几句,就立马各忙各的了。但这次引发的讨论却是此起彼伏的,就连朋友圈只发国家政事从不点赞从不群聊的二姑夫都发话了:

 

当然是去当老师了,多少人渴望的铁饭碗啊!机会来的时候要懂得珍惜!”

看你说的,人家秀秀上完研究生会找个更好的工作!不要埋没秀秀的才华!小姑总是偏爱秀秀,觉得秀秀跟其他的小孩不一样,不过具体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清楚。

什么好工作啊!中文专业啥前途啊?穷命!不如安安稳稳地在小城市拿着稳定工资,嫁个俊小伙,小日子过得多舒坦!表哥也是中文出身,在县城当着小学语文老师,娶了个英语老师,不富裕,却也自得其乐,刚生了二胎,二胎还是个龙凤胎,小两口整天忙得鸡飞狗跳,表哥说鸡零狗碎才是有味道的幸福生活!

看你这眼光!就知道小城市,不去大城市开开眼界,下三辈子依然是穷命!秀,小姨支持你去读研究生!咱要为后代着想!争取在南京定居!小姨性子强,近些年跟着小姨夫做生意发了家,当了老板娘,也去过不少地方,见过大世面,在家族里说话很有分量。

哎,出去闯闯也挺好,咱们秀长这么大还没出过省吧!哈哈,不过这个南京师范大学嘛,又不是北大,其实不上也不可惜,只是这教师招聘,今年正好扩招,你才赶得上这么好的机会,秀儿,你啥水平自己心里可得有点数!大舅在教育局工作,国家大事小事事事关心,也算家族里审时度势的头号人物。

对对对,秀,大姑也支持你当老师,你还有个弟弟呢!老考年级第一,到时候肯定比你还厉害!上大学娶媳妇怎么着也得有个小百万的积蓄啊!你女孩家家的读那么多书干啥!大学这不也上了吗!好好帮衬帮衬家里才是正事!看你妈每天多累啊……”

就是啊,二嫂,你家秀这要是当了老师,你的苦日子就到头了!秀的工作定下来了,人生大事也就水到渠成了,这姐弟俩只剩个小的你就轻松多了!

听到这里,妈妈心里泛起一丝苦楚,说:秀上学花钱,我才不心疼呢!她姐弟俩我都供得起!大家就说说哪条路有助于秀儿的未来就好了!是啊,这么多年,妈妈把自己当个男人似的拼命,还不是希望两个孩子好好上进,有个好的出路,对得起自己的人生吗?  

秀儿小时候,贪玩,我打着骂着她好好学习,现在她长大了,很自觉,很上进,我真的是打心底里高兴!可是我也心疼秀儿啊!去年临近研究生入学考试,秀儿着急上火,急的喉咙说不出话来,接近失语……听她舍友说,那段时间秀儿说梦话都是背英语单词……陪秀儿去研究生复试,那几天秀一晚才睡三个小时……当妈的能不心疼吗?秀儿妈越说越激动,一会儿就有泪花掉下来了,当然也少不了擤把鼻涕。

大伙儿听着群里的语音,察觉到秀儿妈情绪不对,也就不再多言语,安慰了秀儿妈几句,就都散了。群里瞬时安静下来。

秀儿妈瞥了一眼秀秀,秀儿躺在沙发上快睡着了,秀儿实在太累了,大学马不停蹄地努力努力再努力。她后悔啊!后悔小时候没有提醒妈妈去帮她开发智力!所以也就只能和自己的愚钝赛跑!她几乎把一个三流学校眼界内该拿的证书啊、奖项啊都拿了,就连毕业季,秀儿也是马不停蹄地考研、考教师编、考事业编、省考、国考……

要问秀到底喜欢走哪条路,当然是读研了,不然秀儿的好笔杆子怎么得见天日呢?秀秀从小就在各类征文大赛中屡获荣誉:全国小学生迎奥运征文大赛、全市语文杯、全校萌芽杯等,不管哪个语文老师都夸秀秀有语言天赋。不过,以前的秀秀对此不以为然,她只是认为应该多拿几个可以混社会的筹码:证书……证书……证书……

可是,大学里也总会有让秀秀真正放松下来的时刻,感受这世界浪漫的一面:当她知道什么叫魏晋风流时,她会哇!人竟然可以这般的自由!人也可以忘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计较;看到鲁迅的文字时,哈哈,这不也是我想从心尖滴下的血吗?;翻一翻马尔克斯的书,也会问自己一句,啊?我究竟是二十多还是一百二十多岁?看历史,惬意!侃文学,惬意!聊聊什么柴可夫斯基,惬意!这样的惬意,秀秀真想再续十年!每当这时候,什么证书啊,荣誉啊,秀秀大手一挥:边儿玩去!

最懂自己女儿的,当然是连脐的母亲:秀啊,其实你心里是想去上研究生的,对吗?只不过你怕,你怕文学不当饭吃,你怕毕业后转一个圈儿还要费心费力找工作,你怕你没有新同学优秀,你怕成长路上的荆棘和伤痛,你想退缩回咱们家这个温暖的小窝了是不是?

没有~~”秀秀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秀秀示意妈妈别说话!

妈妈却笑了:其实你心里是期待着一个更崭新的自己的!只不过畏畏缩缩罢了!怂劲!当年我的一个表叔想当兵,也是怂!怕死没敢去!于是把当军人的希望寄托在他儿子身上,硬是让他儿子报了军校,可人家儿子不喜欢啊!现在他儿子过得倒是挺好,不过心里总觉得有遗憾。你长大了,有些路只能你一个人走,你想变优秀,那么只能你自己一个人把一些磨难慢慢消化。妈希望你开开心心,同样也希望你敢于正视自己的内心,勇敢地去成长!

秀儿依然没有睁开那双逃避的眼睛,她只是觉得眼角有什么东西要掉下来,可能是因为妈妈的话让她心底某一处的小火苗烧得更旺了。她翻了个身,用靠背捂住了脸。

过了几分钟,秀偷偷把眼泪抹了个干净,她开口了:妈,手机呢?我想好了,我要给学校教务处打个电话,看啥时候把南京寄来的调档函交给郭书记!

一人我饮酒醉……”还没等秀打出电话,她的手机铃声已经响起来了,一看,是杨浩,秀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喂,秀,我是杨浩,那个我爸给我在北京找的工作吹了!我想了想还是回家这边来吧,就在市里的电网找的工作,主要也是放不下你,分手的事太冲动了……”

杨浩是秀秀谈了两年的男朋友,俩人一个高中的,杨浩父亲做倒腾钢铁的买卖,是附近十里八庄的有钱人家。

可是我已经决定去读研了啊……”    

读什么读,女孩家家的,安安稳稳的工作吧!我妈听说你考上老师了,咱们明年就结婚!”    

读完研我可以找个更好的工作……”

什么更好的工作!跟我在一起,缺你那十块八块的工资吗?你有个工作干着解解闷儿就行啦,我看当老师就挺好,还有时间带带孩子……”

可是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我的文学梦和充满无限可能的远方啊!

又开始穷酸!秀啊,你哪哪都好,就是这一身文人习气!什么充满无限可能的远方?哪个远方的人不最终都是结婚生子?最起码咱俩还有感情基础呢!更重要的是,咱们有物质基础!这么美好的生活,你拿去赌?赌你的文学梦?

秀儿沉默了,又抿起了嘴巴不说话。不过能看得出,她对杨浩为她勾勒的生活有着些许憧憬,可能在秀儿的内心深处,是更深刻的认同!是啊,秀太累了!她怎么能放弃这个安逸此生的机会呢?

杨浩看秀秀没有反驳他,继续说:明天我陪你去教育局报道!你们文人追求的什么个人价值啊、人格尊严啊,我都会给你的!哎~秀,你能不能换个屋子打电话!你家养的鸡怎么这么能叫!吵死啦……”

第二天,陈秀和杨浩来到了教育局,秀秀看着这座明晃晃的高楼,她脑子里闪过了一句话,立马就又忘掉了: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是的,秀妥协了。

返回